<code id="wgb0l"><small id="wgb0l"><track id="wgb0l"></track></small></code>
    <del id="wgb0l"></del>

    <th id="wgb0l"></th><code id="wgb0l"><em id="wgb0l"><sub id="wgb0l"></sub></em></code>

        <strike id="wgb0l"><sup id="wgb0l"></sup></strike>
      1.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棗陽

        【黨史故事·棗陽】新集戰役:紅四方面軍的生死時刻

        日期:2019-09-29 09:07     來源:湖北學習平臺     作者:嚴海東 陳影     字體:[         ]   打印

         

        湖北省棗陽市被譽為“中國桃之鄉”,位于其南部平林鎮新集與宋集之間的四井崗地帶更是桃林繁盛,如海連綿。2017年、2018年中央電視臺連續兩年播出了四井崗“萬畝桃園、十里桃花”的壯美景象,徜徉于這片花海,享受清風拂面,欣賞桃花搖曳,令人心曠神怡。

        但鮮為人知的是,在這片夭夭桃花之下,掩埋了近千名紅四方面軍戰士。這些烈士均蒙難于1932年10月的新集(四井崗)戰役。

        關于新集(四井崗)戰役,《襄樊市志》《棗陽志》是這樣記載的:1932年秋,由于第四次反圍剿斗爭失利,紅四方面軍被迫撤離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向西實行戰略轉移。10月,徐向前率紅四方面軍第10師(師長王宏坤、政委周繼賢)、11師(師長倪志亮、政委李先念)、12師(師長鄺繼勛、政委甘遠景)、紅二十五軍73師(師長王樹聲、政委張廣才)及少共國際團,共兩萬余人,從黃安縣(今紅安)出發,越過平漢路,于19日拂曉到達棗陽南部的新集鎮。


        1.png

        時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軍長的徐向前

        聞風而動的蔣介石調集近9個師共50多團的兵力,妄圖一舉把紅四方面軍殲滅于襄棗宜地區。是時,蔣介石命令衛立煌率國民政府軍第10師(師長李默庵)、第83師(師長蔣伏生)及獨立34旅(旅長羅啟疆)尾追;命令第1師(師長胡宗南)于北面沿襄(樊)花(園)公路,第44師(師長肖之楚)于南面沿京(山)宜(昌)公路實施平行追擊;命令原在襄棗宜地區的第65師(師長劉茂恩)、第67師(師長馮鵬翥)、第51師(師長范石生)沿棗陽沙河堵擊,欲將紅四方面軍團團包圍。


        2.png

        新集(四井崗)戰役示意圖

        19日上午,尾追的國民政府軍第83師趕到,紅四方面軍第11師進行阻擊,激戰數小時,擊退追兵。下午,徐向前命令紅四方面軍第12師搶占隨棗交界制高點——烏龍觀。由于國民政府軍第10師和34旅搶先占領了烏龍觀,致使紅軍右翼關門山、刀破嶺、吳家集等陣地受到威脅。

        20日晨,國民政府軍第83師和34旅于右側向宋家集、吳家集一線發動猛攻,國民政府軍第10師從左側利用烏龍觀有利地形向關門山、刀破嶺發動攻擊。紅四方面軍第10師、11師扼守宋家集、吳家集一線,12師扼守關門山、刀破嶺陣地。下午3時,徐向前集中紅四方面軍第10、11兩師主力向國民政府軍34旅進行反擊。經過激戰,國民政府軍傷亡慘重,旅長羅啟疆受重傷,僅帶百余人逃竄。紅四方面軍第12師強攻烏龍觀未克。黃昏,國民政府軍第44師由雙河趕來增援,紅軍退回原陣地。

        21日,國民政府軍第44師、10師向紅軍關門山、刀破嶺陣地猛攻。激戰一日,紅軍堅守陣地。此時,國民政府軍第51師從后側襲擊,紅四方面軍第73師迎擊。國民政府軍第1師又沿襄花路壓來,對紅軍形成合圍之勢。當晚,紅四方面軍為擺脫包圍,向西北突進。

        3.png

         紅四方面軍戰士浴血奮戰

        此后,紅軍一夜急行,于22日上午到達棗陽西部的土橋鋪。國民政府軍第65師、67師據守沙河堵擊,第10師、44師、83師緊追不舍;第1師、51師亦從兩側夾擊。紅四方面軍前衛32團冒著敵人猛烈炮火繼續向西北突圍,控制了土橋鋪一帶,掩護主力部隊通過。紅四方面軍第73師及11師31團也分別擊退兩側來犯之敵。紅軍于當夜12時許,順利通過沙河和襄花公路,后經七方崗、雙溝,越過唐、白兩河,挺進陜南邊界。至此,紅四方面軍勝利沖出了敵人精心部署的重重包圍。

        新集(四井崗)戰役,紅四方面軍前后殲敵3000余人,活捉敵旅長1人、團長2人,繳獲山炮1門、迫擊炮4門、機槍30余挺、步槍1000余支、子彈100余箱。紅四方面軍亦是損失慘重,傷亡人數千余名,其中32團團長林維權、34團團長吳云山光榮犧牲。

        據本次戰役的見證者——棗陽市平林鎮新集村的楊旭東老人回憶,戰役爆發時,他僅有4歲,但他至今仍記得在村西河后面有個大堰塘,打死的人把整個堰塘全都染紅了,西河的“洋錢”扔了一堆沒人撿。憑借兒時記憶,再加上研讀戰爭史料,楊旭東還專門作了一首名為《烏頭觀反擊戰》的詩來描述當時戰斗的情景:

        關門烏頭拱睫邊,峰峙一脈插云間。

        名山自古多故事,難忘一九三二年。

        圍追堵截遭痛擊,血流成河尸滿山。

        鏖戰何分日和夜,以少勝多頌向前。

        《毛澤東選集》《徐向前回憶錄》都有關于新集(四井崗)戰役的記載。徐向前元帥在回憶這段歷史時曾說:棗陽新集戰斗,是我軍轉移以來打的最兇惡的一仗,險些全軍覆沒。參加過本次戰役的王宏坤上將在他的回憶錄里,用了“尸橫遍野,血流成河”來形容當時戰斗之慘烈。新集(四井崗)戰役可謂是關系紅四方面軍生死存亡的一場重大戰役,創造了我軍以少勝多(當時我軍兵力不足敵方兵力的四分之一),以弱勝強(敵人全部使用新式武器,而我軍全是舊式步槍)的經典戰例,也在紅四方面軍戰斗史上書寫了光輝一頁。


        4.png

        新集戰斗紀念碑

        鑒于新集(四井崗)戰役的重要性,棗陽市人民政府建立了新集戰斗紀念碑,于2015年7月在棗陽市平林鎮四井崗正式落成。該碑碑體莊嚴肅穆,占地面積186平方米,碑底座長3.4米,寬3.4米,高19.32米,寓意戰斗發生在1932年。新集戰斗紀念碑記錄了紅四方面軍為黨的革命事業浴血奮戰的光輝歲月,現已成為棗陽人民瞻仰、祭悼紅軍先烈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2017年10月30日至31日,原解放軍總裝科技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政協委員、徐向前元帥之子徐小巖中將等紅四方面軍軍屬后輩來到棗陽,對平林鎮新集四井崗、烏龍山、刀坡嶺和環城辦事處土橋鋪戰場遺跡進行考察,重走紅四方面軍西征路,追尋感懷父輩艱苦卓絕的征戰歷史,祭奠當年犧牲的紅軍烈士。

        在平林鎮四井崗,徐小巖將軍向新集戰斗紀念碑鞠躬并敬獻了花籃,深切悼念英勇戰斗光榮犧牲在此的紅軍先烈。徐小巖動情地說:“這次我們重走紅四方面軍西征路,在棗陽看到了新集戰役紀念碑,也看了這個戰場的地形。當年在這里的一場激戰,把敵人打退了,才保住了部隊主力。紅軍的這種戰斗精神,是我軍能夠成長壯大的非常重要的一種精神,也是今后我們部隊應該發揚的精神。”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昔日革命先烈染紅的四井崗,在87后已成為遠近馳名的桃園基地。正是革命先烈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的無畏犧牲才將過去山河破碎換得如今海晏河清。時至今日,革命先烈無畏斗爭、無私奉獻、無悔犧牲的革命精神與家國情懷仍值得我們緬懷、致敬!

         

        我要寫信
        關閉
        返回頂部
        登山赛车的游戏钻石是花真金币吗